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小说 >> 正文

宋航航齐涉江是什么小说

来源:fyssd资讯网 2020-05-22 03:32:26 

宋航航齐涉江是什么小说,这里提供《》全文阅读,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!宋航航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齐涉江。她父亲死了,她昏倒在这里,她的丈夫只关心她有没有签字。

《最好不相见》精选:

“……她签字了吗?”

宋航航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齐涉江。她父亲死了,她昏倒在这里,她的丈夫只关心她有没有签字。

有没有签那份离婚协议书。

宋航航心里惨痛,却一动不动,她一点力气都没有。她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这两天,应付看守所里艰苦的条件,应付那个强硬的律师,应付她亲爱的表妹。

还有……还有无穷无尽的痛。

她恨自己不能再晕过去。沐兰舟的回答一个字一个字穿进耳朵里:“没有。她不肯签,找了好多借口。我就守在这里,等她醒来,让她签字,好不好?”

齐涉江沉默了片刻:“算了,你怀着孕,老呆在医院里也不好。”

“那我们出去吃饭吧,天都黑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渐渐远去的脚步声。

宋航航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。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流下来,不知道流了多久,腹中空空,她勉强逼自己坐起来,她还有事情要做:齐涉江说她父亲盗取了他的肾脏,她不信!她原本想亲口问父亲,但是既然现在不能了,她还能验证!

宋航航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穿行在已经没有人的医院里。空荡荡的走廊,电梯直接到-2层,这里是停尸房。

停尸房里没有灯,也没有人,一排一排整齐划一的……床,床上覆着白布,床头挂着身份牌。

宋航航借着手机的光一个一个看过去,不知道找了多久,终于找到了,她的父亲安静地躺在那里,身体已经冰凉了。

她伸手,慢慢抚过他苍老的面容。他奋斗了一辈子,他给她最好的,她任性要嫁给齐涉江,父亲原本是不同意的,后来同意了,因为她爱他。

而父亲爱她。

宋航航的眼泪又下来了,她伏在父亲身体上大哭:“爸——”

手机掉在了地上,手机的光熄灭。

宋航航在这时候听到了脚步声,冲着她走来:“谁?”

“我。”从容不迫的男低音,她最熟悉的那个声音。

随之而来的风声,尖锐地刺穿停尸房里的安静与阴冷。宋航航猛地闪开,转身,那个瞬间,腹部一痛,“你——”

夜色掩护下迅速逃离的背影。

只剩下背影了。

但是刚才……刚才,她看得清楚,是那个人,那个人的声音,那个人的脸。他把刀插进了她的身体,亲手。

她的丈夫,亲手把她送给别人;她的丈夫,亲手把她送进看守所;她的丈夫亲手把刀插进她的身体。

宋航航平平淡淡地想起这前后一周发生的种种变故,太多了,也太快了,她目不暇接……但是容不得她不接受。

他想她死。

她爱得奋不顾身的那个男人,齐涉江,想她死,所以他来,亲手杀了她。

她该认这个命。

她该认——无论有没有误会,无论有没有那个该死的肾,毋庸置疑的是,他不爱她。他从来没有爱过她。

“那真是抱歉啊,航航,你居然爱我?我就不一样了,我是真的,从来,都没有爱过你。”这是他对她说的,唯一一句,再真不过的话。

所以——

宋航航艰难地把手移到自己的腹部,疼痛让她汗如雨下,也是疼痛让她骤然清醒:“不、不行……”

无论他是不是爱她,有没有爱过她,腹中这块肉,总是他的!

这个孩子……

这个齐涉江还不知道的孩子……就算他没有期待过,就算——

就算她死在这里,这个孩子也都还有活下去的权力!

宋航航的手在地面上摸索,冰凉,到处都是冰凉,疼痛一阵一阵从腹部传来,她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她的孩子,他应该还很小,大概只有黄豆那么大,土豆那么大……或者更大一点,但是还好小,也许、也许能保住它——

忽然手中一滞:摸到了!

宋航航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,只能凭着本能和记忆,用指纹开了锁,点到通讯录里最近通话的第一行——他永远在第一行。

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

“喂,你哪位?”

他问她哪位!宋航航几乎想要笑,但是她笑不出来,疼痛已经越来越剧烈,她快要撑不住了。

她攥紧了手机,满头大汗:“我……是我——”

“喂、喂?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楚!”齐涉江赶紧按停了电梯,走出门去。就只听到模模糊糊一句:“……不、不能这样……”

气若游丝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是第一时间听出了这个声音。

尽管他的手机里并没有保存这个号码。

“你在哪里?”齐涉江问。

没有回答。

“又在故弄玄虚吗?”齐涉江忍不住自言自语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忽然就慌了起来,大概是因为、大概是因为她这次回来,脸色实在太难看了。

不会有什么事吧。

会有什么事?她在医院里,有医生,有护士,能有什么事?她就是想骗他过去吧。骗他过去做什么?又说那几句口水话吗?她爱他。她没有。她——

齐涉江恶狠狠按掉手机,回到电梯里。

“……救我、救你的孩子……”宋航航好不容易积攒起来全部的力气,把剩下的话说完,回答她的已经只剩下一片的嘟嘟声。

挂了。

他挂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