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小说 >> 正文

沐雪秦亦诺小说阅读

来源:fyssd资讯网 2020-05-22 03:35:28 

沐雪秦亦诺为主角的小说叫《》,为您提供沐雪秦亦诺小说阅读,首席爹地饶了我讲的是沐雪看到秦亦诺,看着他紧抿的薄唇,想到昨夜的那一场莫名的被吻,脸竟腾地热了起来,下意识的低头,一想自己又没有错,为什么要心虚?倔强的抬起脸来,回望他。

内容精选:

秦亦诺猛地一带,将她抱进了隔壁的男洗手间里,门砰地一声关住了,狭小的空间里,沐雪被秦亦诺抱紧,他的唇含住她的小嘴,舌尖伸进了她的口中,一股烟草味窜入口中,沐雪呆住了!

秦亦诺也被自己的冲动震撼呃!

沐雪反应过来,挣扎着,“唔……总裁……”

可是她越是挣扎,他越是狂乱,竟不顾她的抗议,他冲动地一再加深这个吻。她用力地推拒着他,想要躲避开他的吻。

可是,他的吻那么霸道,那么专制,让她无处可逃。

深深地掠夺着她的甜蜜,他不知道,为什么,她的唇,如此的吸引他……

原本是为了堵住她的话而突如其来发生的吻,哪想到一吻不发收拾,没有什么经验的沐雪竟被他吻得腿脚酸软起来。

而他的吻慢慢地变得温柔起来,还带着些不知名的情愫。

他沉而有力的亲吻,一如他的人,霸道而寂寥,持续了好长时间的亲吻,他气息不稳,心头浮起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。

带着点淡淡的哀伤,带着点难以言表的亏欠一般,他的眼睛悠远起来……

直到他将她紧紧压在厕所的墙壁上,她浑身软的不行,她还趴在他的怀里,以这种极度暧昧的姿势。

她的一只手正好扶在他精瘦而结实的腰间,另一只手攀住他优雅的颈项。

他的皮肤手感极好,她通红的脸就贴在他的胸前,感受着他的心跳。

沐雪呆住,大脑有片刻的空白,忘记了应该立刻从他身上离开。

无意识抬头,撞进瞳孔的,是他那双深邃而邪魅的眸子,此刻正眯着眼睛看她,那双眼幽深如潭,叫人怎么看也看不穿。

带着牛奶味的芳香萦绕在他的鼻间,好似春日樱花林里带着花香的和煦的微风一般,给人无限舒适感。

隔着衣衫,他感受到她柔软的身子,贴在他胸口上她的一双柔软,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,召唤着他潜藏在体内最深处的渴望。

漆黑的瞳眸微光一闪,眼中有跳跃的火焰在燃烧,隐隐透出最原始的欲望。

此刻的秦亦诺像是蛰居很久的豹子,散发着嫉妒危险的气息。

沐雪一回神,立刻推开他,可是狭小的空间两个人只能面对面的站着。

“看到不该看的,你应该承担后果!”秦亦诺嗓音低哑,邪眸妖媚惑人,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纤细的脖颈,灼热撩人,带来丝丝麻痒。

她的心,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。“总裁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
感受到他的身体紧绷着,她试图解释,心中有些迷乱。

她真的闯祸了!

虽然这个祸闯的有些莫名其妙,甚至不怪她,可是,可是天下本就没有说理的地方……

“你什么?”他声音清冽,邪魅的眸子锁住她清纯的眉眼,笑容纯净却勾人心魂。

沐雪窘迫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完美俊脸,心中有些慌乱,稍稍偏过头去,“总裁,你先打开门,我们再说……”

秦亦诺微微的勾唇,凝视着她的红唇,化着淡妆的她肤如凝脂,微微闪躲的眸子如清澈的泉水潺潺,朱唇润泽娇艳欲滴,轻启间十分诱人。

秦亦诺眼中暗了下来,猛然低头,竟再度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。

柔软嫩滑的唇瓣美好得让人一经触碰就再也无法放开,两人的身子皆是一颤,沐雪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,惊呼之声还未出口就被他无声的吞进口中。

他强悍的舌趁机滑入,有力的纠缠带着无法抵挡的狂热。

她只觉耳中嗡鸣作响,整个身子无法控制的一寸寸软了下去。

这一辈子,她不是没有被吻过,十七岁那夜,她就是被这样深吻过,反复想要要将她的灵魂也一并吸走的狂热的吻,却让她瞬间惶然无措,一颗心止不住地颤栗。“总裁……”

他的手轻抚过她温热的脸颊,修长的指尖从沐雪完美的颈子间反复的游走,竟不觉间来到她胸前的柔软,忽然大掌一握,捉住了她的丰盈。

沐雪瞬时惊醒,懊恼自己竟然在陌生男人的亲吻之中迷失了自己!

她连忙伸手推他,他高大的身子纹丝不动,她微微动了动身子试图脱离他的掌控,却引得他手中动作更加狂烈。

她已经被吻得喘不上来气,胸口窒闷,偏偏又有种无法阻挡的酥麻快意将她身心席卷住。

从来不知道,原来一个吻,也能带来这样销魂的感觉。可是被他这样占了便宜,却不是她想要的。

沐雪心中大急,胸口急剧起伏,急切的想要挣脱他。“总裁,你放开!我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女人!”

秦亦诺蓦然清醒过来,双眸中的欲望瞬间消褪,眼神清明,回复到以往的漆黑冰冷。他望着沐雪,眸光冷冽,“你又是哪一种女人呢?虚荣?纯真?”

沐雪听着他危险的语气,看着他俊逸的脸庞如雕琢一般俊美,那双幽深的双眸似乎带有魔力,让人不自觉沉溺其中。

“你放开!”她莫名被他这样占尽了便宜。

“诺,你在哪里?”突然的,外面传来女子的喊声。

沐雪颤抖起来,如果再被人发现了,或者被安茜发现了她真的跟总裁怎么着的话,她真的没脸了!

“总裁,我要辞职!”沐雪冷声说道。

她不是随便的女人,她从来不想招惹谁,可是他太欺负人了!

秦亦诺不说话,却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

男厕里只剩下沐雪一个人,她突然委屈的想哭,好想大哭啊!

为什么要这么欺负她?

老天欺负她,她错了,她不该去做什么代理孕妇,害的亲生的骨肉分离,至今都找不到她亲生的孩子!

眼眶一红,沐雪一屁股坐在座便器上嘤嘤的哭了起来。

“谁在里面哭?”突然的一声威严的男声传来,吓得沐雪顿时没了声音。

“谁在里面?”又跟着一声,声音已经颇不耐烦。

“董事长,可能是走错洗手间的小姐!您还是快去宴会吧,少爷已经过去了!”又一道男声。

沐雪吓得不敢动一下,糟了糟了,她怎么忘记这里是男厕了?

当沐雪终于回到宴会准备离开的时候,离去的曾黎又回来了,看到匆匆低着头准备离开的沐雪,差一点没认出来,“哎!小雪,亲爱的,你好漂亮啊!”

沐雪一抬头,盈盈水眸望向曾黎,那一刹那,他呆了呆,突然露出大大的惊讶的笑容。“真的是你呀,小雪,亲爱的,天上突然掉下来的林妹妹啊!哭什么?”

面对爱开玩笑的曾黎,沐雪无力的苦笑着,只是扫了一眼曾黎,“对不起曾经理,我该走了!”

“画……”曾黎不解。

茫然的看着匆匆离去的背影,回头去搜寻秦亦诺的身影,发现他正站在一群女人中,笑得星光灿烂——

又是周一。

沐雪拿着辞职信来找高秘书。

“高秘书,这是我的辞职信!”

“你要辞职?”高秘书很是惊讶。“小雪,能进秦氏很不容易的,二十多个人只选了你跟向静,你可想而知竞争有多激烈吧!”

“我知道!高秘书,谢谢你,我只想辞职!”

“这我做不了主!”高秘书想到沐雪可是总裁招进来的,她还是先问一下总裁吧!

而这时,秦亦诺刚好从电梯里走过来,高秘书立刻道:“总裁,沐小姐要辞职!”

沐雪看到秦亦诺,看着他紧抿的薄唇,想到昨夜的那一场莫名的被吻,脸竟腾地热了起来,下意识的低头,一想自己又没有错,为什么要心虚?倔强的抬起脸来,回望他。

秦亦诺鹰隼般的目光锐利的扫过来,落在沐雪白皙的脸上,没有说话,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。

高秘书不知道怎么办了。“小雪,你自己去跟总裁说吧!”

“我……”沐雪不明白,为什么她辞职这么难呢?

心有不甘的沐雪跟着来到总裁室门前,敲了几声。

“进来!”冷漠的嗓音如三九寒冰。

深呼吸!不要紧,马上就不干了,她才不怕!推门进去,沐雪的心还是紧张的跳了起来。

秦亦诺已经坐在办公桌后面,视线没有抬起来,依旧专注的看着手中的文件。

“总裁,我要辞职!”

“为什么?”秦亦诺冷漠的黑眸里闪过一丝的锐利。

冰冷的目光如同这冬日的霜雪,清冷清冷的,刚硬的五官里除了冷漠外,似乎还夹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。“因为昨夜我吻了你?”

“呃!总裁,我不适合这项工作!”她是来工作的,不是被人骚扰的!

秦亦诺的目光里闪过一丝的玩味之色,“WVL的合作案已经开始,你想叫我交给谁?沐秘书,辞职可以,先把公司的损失补回来,三千万!拿来立刻走人!”

“啊——”沐雪差点尖叫出来,“公司哪里有什么损失?”

“已经一个星期了,沐秘书,你让我突然换人,这一个星期的时间你知道会迎来多少机遇吗?冬装上市早一天都是上亿的利润,你耽误了一个星期,我让你拿三千万,算是够客气的了!”

“你不讲理!”沐雪气鼓鼓的。

“商场只讲规则和利润!”

“我没有钱!”她上哪里去找三千万,三万都没有!

“那我拒绝你的辞职,马上回去工作!”秦亦诺冷声说道。